101.10.23〔台灣立報〕原視野:最高貴的鄉愁

 

[台灣立報/浦忠勇(中正大學兼任教授)]

 

今年9月8日,南北鄒族「民族認定公聽會」在阿里山鄉公所舉行。南北鄒的民族認定研究專案,由原民會委託政治大學民族學系辦理,目的是要以學術方式解釋南北鄒族間的族群差異,以及族群的分合問題。

 

當天,鄒族三個支群-阿里山鄒、卡那富鄒以及沙阿魯哇鄒的部落長老都齊聚一堂,分別說明南鄒分立的看法,當然,大家都發揮了鄒族特有含蓄內斂的民族性格,每位發言的長老幾乎都先說了一大圈關於「大鄒族」的概念,大家描述三支群密切的歷史源流、空間鄰近以及文化相似性,當然也提到彼此之間擁有的親屬關係,包括長期以來頻繁的互動事實。大家的意思很明白:我們是兄弟族!

 

在談了濃厚感情的「大鄒族」、「兄弟族」論述之後,南鄒族的長老們仍然強烈地希望成為獨立的一族,也希望得到北鄒的理解、成全與祝福;而北鄒的長老也表達,雖然不捨,但還是給予祝福,達邦社的頭目就說:「時間到了,我們就好好的談吧!」大家的意思也很明白:南北鄒要分家了!

 

這是弔詭有趣的現象,為什麼擁有兄弟般情誼的大鄒族還這麼想分家?而且要求分家的南鄒,對北鄒完全沒有怨言,也沒有撕裂,在當天中午的餐敘,長老把酒言歡,盡情享用來自南鄒的糯米糕、豬肉、小米酒以及山林野味,席間還有長老以鄒族古調對唱。餐敘現場,我們看到了感情依舊的鄒族,也看到將要分家的鄒族。

 

南北鄒族的分家問題,其實是在這十幾年來慢慢蘊釀而成,這十幾年來,台灣原住民自我族群意識興起、茁壯,每個族群都在認真地看待自我族群文化以及身分認同,而且也持續推出民族建構的具體行動。

 

這段時間,南鄒族重建了男子會所,恢復傳統祭典,調查蒐集並練唱傳統歌謠,蒐集語言資料並實施族語教學,另外還辦理社區刊物,凝聚族人意識,這些文化復振行動,雖然微弱,但持續不斷。

 

南鄒的人口數不過幾百,又混居在布農族為主的社區裏,因為這個因素,其語言文化快速消失,比起北鄒更加嚴重,甚至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瀕臨滅亡的原住民語言。南鄒人看自己的文化生命,竟如此氣若游絲,其心境之難過煎熬,可想而知。

 

大鄒族曾經一起打拚過,共同想把鄒語復振起來,共同編織民族自治的願景,然而,北鄒屬嘉義,南鄒屬高雄,分屬不同的國家行政區域,許多資源分配、取得和執行就產生問題,政府的行政措施,因分屬不同官僚機構而使得諸多「大鄒族」的理念和政策難以整合,最後變得零星或碎裂,南北鄒族逐漸各行其事,也逐漸疏離,特別是在南鄒群,逐漸形成一股內在意識:不平等的族群權力關係。

 

我們完全可以理解南鄒人提出「分家」的苦悶心境,南鄒人表示:「我們的人口太少了,時間太少了,語言文化復振工程又那麼急迫,我們已經等不了,我們想走出自己的路,成敗自負,就豪賭一場吧!」壯哉斯言!

 

安德森說的是,「民族是想像的共同體」,民族認同的力量是強大的,難以澆熄,因它觸及人類靈魂深處對歸屬感的熱切渴望,有血有肉的族人,必然對自我文化牽腸掛肚。有位哲學家說:「鄉愁是最高貴的痛苦」。南鄒朋友的鄉愁,是語言,是文化,是民族的未來,最高貴的鄉愁,北鄒人完全明白,那天,北鄒不捨,卻彼此擁抱,成全祝福。唯一期待,是下回相約在楠梓仙溪傳統獵場,南北鄒再譜分家兄弟的同盟誓約吧!

 

網址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