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于雯


回網站首頁
 
 

您好:

敝姓高,名于雯,鳳凰于飛的于,雯民天下的雯。

我的故鄉位於賴和醫館開設的城鎮上,對!就是彰化市。我出生於一個平凡的家庭,爸媽皆從商,因為爸媽工作繁忙的關係,小時候我們兄弟姊妹放學後,常常到奶奶家吃飯,奶奶在菜市場做生意,因此我常自詡是「菜市場長大的小孩」,面對這塊土地上的人情味與傳統文化,自然是備感親切。對於彰化市呢,我的自豪更是筆墨難以形容,截至目前,在我人生中這二十多年,中間有幾年是在外地唸書渡過的,雖然花蓮如此美好,美好得經常讓我魂牽夢縈,然而每當我回到彰化,宜人的環境與熟悉的氣味,仍然使我有感「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前陣子所上一同前往賴和紀念館參觀,崔末順老師告訴我:「于雯,彰化是個好地方呢!」是呀,彰化當然是個好地方!我心裡不但感到認同,更產生了驕傲的感情。

自小學、國中、高中,一路到大學,甚至是研究所,我的求學歷程稱得上是順利的。因為對於彰化的深厚情感,曾經以為我會一輩子待在彰化,不料考上了外地的學校,風塵僕僕地到了意想不到的東部,從彰化到花蓮,是一段遙遠的距離,這個奇妙的際遇,開始了我與其他縣市的接觸,花蓮擁有好山好水,被譽為是「人間最後一塊淨土」,太平洋與天連成一線的蔚藍海水,全台獨樹一幟的海岸公路,太魯閣鬼斧神工的天然美景,甚至是歷史上留下的人類足跡,例如林田山上的中山堂與高懸的鐵軌,雖然不復往日伐木時的榮景,少了以此維生的山中居民,卻增添了許多聞名而來的遊客,而台灣本島最早的住戶--原住民,也因緣際會之下,在花蓮這塊秀麗的土地上,留下了他們生活的吉光片羽,成為花蓮本身的地方特色之一。
大學將屆畢業之際,原本想要直接實習,然後就業,卻偏偏遇上了少子化的影響,老師鼓勵我們可以繼續進修或是多元發展。大一時選修了一門「戰後臺灣新文學」課程,開啟了我對台灣文學的認識,後又選修了系上老師開設的「台灣文學」,更拓寬了我在台灣文學上的認知。本著對於台灣文學的興趣,我報考了幾所台灣文學研究所的考試,極其幸運地,能夠進入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就讀。中正大學位於嘉義縣民雄鄉,嘉義對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城市,雖然來到這裡已經近兩年,但是我對它的認識,仍是不甚深厚,希望在未來能夠與它有更多密切的相處。
最近回到彰化,發現彰化越來越重視文化建設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文學步道的起點旁,出現了一座「1895史蹟館」,建築本身是早就存在的,以前我從未注意它的用途,那天前往文化局借書,才發現它多了新的用途,於是便興匆匆與妹妹進入參觀。地方政府對於文化的重視,當然是使人欣喜的,而人民擁有這樣重視文化建設的政府,更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因此我也盼望在未來,也許有一天能夠借重我的能力,為彰化的文化建設出一份心力。
最後,謝謝您將我的簡介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