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跨科技 資訊

- 全球化下的在地實踐研討會

回課程綱要主選單

回網站首頁
 
時間 2008.12.12(五)13:00-17:30
地點 中正大學 文學院144國際會議廳
主辦單位 中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合辦單位 教育部 台灣文史藝術教學改進計畫
  國科會 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
  雲林科技大學 漢學資料整理研究所
  中正大學 台灣人文研究中心
與會學者 江寶釵 教授(中正大學台文所教授兼所長)
  蔡輝振(雲林科技大學 漢學所教授兼文獻數位典藏中心主任)
  游寶達(中正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兼數位學習中心主任)
  徐學(廈門大學台文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林葉連(雲林科技大學漢學資料整理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胡仲權(嶺東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兼主任)
  楊宏文(麗文文化事業機構業務經理)
   
專題演講-圖書數位典藏之應用摘要

蔡輝振老師提及從今日地球環境劇變的角度切入,闡述「無紙化世紀」來臨的必要性與迫切性,他說,這是一門將電腦技術應用於文獻資料保存的跨學科行動,也是未來世界的趨勢。

其優點有永久性典藏與延續、可無遠弗屆地傳送到世界各地、資源可共建共享等等,目前在台灣各級機構單位如中央研究院、各級圖書館、文建會…等,都已開始投入大量經費進行文物文獻的典藏建構與人才培訓。數位化可永續保存珍貴的文化資產,作為未來研究、展示、教育與內部管理的基礎資料,一個完整的後設資料規劃,除了能夠涵蓋典藏品的標題、類型、相關人員、空間資訊、時間資訊、內涵描述等不同類目,同時還須包括管理資訊、典藏資訊、數位物件資訊與權限範圍等訊息,更重要的是提供資訊交換與資源共享的功能,它係以結構化的方式處理資料,需要一個完整的規劃方能涵蓋數位典藏全方位的目的。

此外,在圖書典藏應用模式上,蔡輝振老師展示了天空家族文學網、天空數位學習平台、麗文線上教育數位學習平台、天空書城流通平台等,說明了文獻圖書資料在教育、展覽、學習、研究等功能取向上的各種特質,必須觀照到閱讀者、研究者與學習者的多重立場,並且要適時地融合文學的情境營造,更要有獨創的設計創意與電腦技術,若能配合市場導向等概念,加入趣味性設計,數位化典藏在本世紀的大量運用,將非常多元可觀。
   
座談會研習摘要

座談會開始,蔡輝振老師主持,首先邀請來賓中正大學數位學習中心組長陳玉倩小姐發言

陳玉倩組長:關於文獻數位化,著作版權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另外互動學習網頁的虛擬教師,以林志玲等名人為肖像,可能也會有疑慮。

蔡輝振教授:法令上有一些灰色地帶,且以名人作成動畫的方式在全世界都蠻普遍的,也因為顧及肖像權,所以才使用動畫人像。另外,名人的名字可能也不要全部照用,改個一個字也許比較好。

徐學教授:兩岸的語言差異蠻大的,在大陸沒有「數位」之辭,像台灣說隨身碟,大陸是說U盤……數位帶來的不少好處,當然也有壞處……舉例來說,在網路上搜尋魯迅和民主的關係,關鍵字魯迅、民主,結果是魯迅在罵三民主義的東西。
文字的閱讀密度,會比圖像大的多。
書的形式一直在改變,閩南語說的「讀冊」,以前的書是用竹片編成的,論語說孔子讀易經,韋編三絕……後來書的形式變成紙製的……書的形式一直在改變也沒辦法,以後可能開卷有益變成開機有益,掩卷長嘆息變成關機長嘆息……
數位典藏,典藏甚麼?經典在哪裡,怎麼去認定,包羅萬象就沒有經典了,全部都收大可以研究、整理……
中國是個有強烈歷史意識的民族,但是從來不寫文學史,第一本中國文學史是日本人寫的,第二本是德國人,第三本才是中國王傳甲,但是不代表沒有經典的概念,文選就是,收錄標準即成為判斷,誰的要收、要收多少等等。
現在很多人在寫文學史,中國文學史、台灣文學史、海外華人文學史…好像對國家有幫助、愛國的人就要寫進去,也有人想要在史書留名,主動去要求入史的,但現在書出版的很多,著作未必能立言了……寫史要有史家的鑑別力和藝術加的敏銳。

蔡輝振教授:兩岸的語言的確差異很大,很多定義本來就都會有爭議,典律、典藏就常有爭議。

(中間岔入江寶釵老師的專題演講和相關討論)

胡仲權教授:數位可以發展為教學,但是在製作後,面對的可能大多是非本科系的學生,因此引起興趣就很重要,另外,數位典藏常常需要跨領域合作,因此也可以「外銷」到其他領域去。
學生在修課的時候常常會問,我選這個課有甚麼用處,為甚麼要這門課?所以我們製作課程地圖,提供課程方向和能力指標認證,並且和104人力銀行等聯繫,某些指標可以符合甚麼職業需求等,另外還有自我評鑑。
關於論文、期刊論文、研討會論文等也有計畫在做,甚至提供索引…打算數位化掛上網路

江寶釵老師:我們也有打算掛上古典文學的論文,但也有人不想被掛上網的,那就不強迫,但很多人會發現不上網的話,被引用次數會很低。

胡仲權教授:數位化教學,可以使師生的互動延伸到課外,無遠弗屆,當然老師可能會比較感到壓力…學習可以不限時間、地點……
學習的最後成就,能力指標認定,可以設計問卷讓學生上網去測驗,沒通過的可以一再去考,直到通過為止,目的不是要當掉學生……
數位學習,從興趣、方向、內涵、人性化的檢測,組成學習地圖。
使用數位化教學,可以達到教、學相長的過程。

蔡輝振教授:漢學所在數位典藏這方面應該是全國第一,但是卻因為所上意見不同,成為全國最後。像我與中正台文所合作的漢詩資料庫就極具代表性,這樣對漢學所來說,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林葉連教授:這點一直在等待蔡輝振教授再提出,然而除此之外也需要學校的全力配合才做得到。截至目前已有數位典藏中心成立,並請到蔡教授擔任主任,相信可以運作得很好。

江寶釵教授:要維持一個資料庫的運作,背後的艱辛真是難與外人道,當初成立漢詩資料庫,雖然政府投入了一千萬資金,然後在計畫結束之後,卻是由中正台文所獨立支持。(胡仲權教授指出可與業界產業合作)對,但是內容必須是業界會感到興趣的,必須是通識的,最近我們就提了一個題目,有可能是業界有興趣的。

漢學所學生:之前聽了江老師在成大的演講,提到全臺詩,因為我阿公是民國前31年出生的,在世時又是教授漢學的老師,手邊有一些資料可以提供,不知道應該提供給全臺詩還是台文所比較適當?

江寶釵教授:雖然台文所缺乏國家的支援,但是收藏的廣度較大,例如全臺詩不收詩鐘、對聯等,提供給台文所可以將資料的價值發揮到最高。

漢學所學生:方才蔡教授提到無紙化的世界,自己本是中文系出身,電子書的出現,是否表示中文系的「點書」傳統會消失?

江寶釵教授、胡仲權教授:當然還是可以繼續。

蔡輝振教授:有些人會質疑電腦無法完成人文的動作,然而既然稱為電子書,就要作到跟紙本書一樣,現在趨勢強調「虛擬實境」,為的是不改變人的閱讀習慣,閱讀紙本書能做到的書籤、畫重點、甚至是塗鴉,未來只要技術能夠克服,電子書都能夠作到。

林葉連教授:現在四庫全書資料庫也具有書籤功能了。

漢學所學生:想請問江教授,貴所如何保存資料的實體?另外現在有些電子書已經可以在書上畫線,蔡教授可以當作參考。

江寶釵教授:如果具有保存價值,建議可先送到台文所這邊做數位化的動作,再拿到台灣文學館典藏,相信台灣文學館會給予很完善的收藏。

蔡輝振教授:重點在於如何讓資料得到最完善的保護,數位化的動作就是一種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