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學習成果報告


 
回校外教學實務研習記錄
回網站首頁
 

張玉婷

“三義地區的業者…..不是互相敵對競爭,而是互相支持”

數位典藏….在選課前我原本預期是學建置資料庫或是程式,出乎意料地教授只是帶我們去參訪,去三義的民宿、風景區,在民宿時候,去採訪了幾位去民宿的消費者,上面那段話正是那位福田瓦舍民宿老闆說的。他認為不需要什麼都做、XXX是我們的廚房、YYY是我們的休閒場所、我們只負責民宿的部分。
去勝興車站,看到很多的人跟攤販,其中老師有指著一個賣水晶蜜蠟的算命攤跟一個看起來不知道什麼的攤子。有人因此覺得現代人對弱勢者冷漠,卻對於迷信無法抗拒。但是我覺得這是「競爭」。就像慈善團體對於大眾的捐款之間也會競爭、墾丁跟清靜民宿業者的削價競爭。當公益團體自我主張不明顯、甚至時,就算在有善心,也唯恐善意為人所趁。當發展觀光產業成為國家重要發展方向時,民宿竟然削價競爭在我看來是極為不可思議,或許是民宿定價沒有準則造成漫天喊價、又或者該說根本不同的民宿根本沒有所謂市場區隔。螢幕的色彩解析度越高,表現出的色彩越多,看起來就越漂亮。當觀光業者什麼都想做的時候、又做不精細,看起來大家就沒什麼不同。在國內觀光就可以推出一個模式,隨便吃東西、去為數不多的景點掃過一次、買了說不定跟當地一點關係都搭不上的土產,要不當地有辦活動節時去湊熱鬧、大部分的時候都在車上睡覺、打屁唱歌。
臺灣目前國內觀光會去的就某些特定景點,嘉義就阿里山、南投就日月潭,屏東就墾丁,從三義民宿下山的路上,我與熟人不期而遇,他說一群人一起去新竹參加研討會,回程南下的路上順道過來觀光,說是巧合,也過於悲哀:連某些景點的路線、時間都固定好了,才會在同一個時間、停留在同一個地方。訪問三義的某民宿老闆跟旅客,有得到些訊息,都實際指出目前各地縣市政府複製祭典、活動節的方式,每年都展出相同的內容,是沒有觀光吸引力的。有組旅客請老闆介紹景點,老闆介紹了一些大的景點,都說去過了,才又說了一些比較不常見的景點,像是:古道、窯燒、植物染,還有當季適合賞景的地方。儘管老闆對於這些景點的文化內涵瞭解也說不怎麼透徹。那組客人反而對於這樣的景點感興趣得多。
我想這次對我的想法有所改變的是「文化資產」使用的方面,數位典藏並不只是用來大量保存文獻典籍的技術,而是該透過這樣的技術,將圖書館典藏的文獻甚至民間文史、藝術團體所努力的成果,更廣泛地展現在大眾面前。我知道各地有許多地方文史工作團隊,對當地進行考古、口述訪談、古文物收集,收集而來的資料,就是足以讓人看見過去及現在地方的生命感。將這些資料數位化,可以更容易被產業界所運用。就我已知的有:以口述史改編為大河劇、遺址保存開放觀光、鐵道廢棄站的古建築再利用。目前國家有推動數位典藏國家計畫,就有相關資料庫整理,可供一般民眾瀏覽。至少看來正走向以數位典藏技術結合產業及文化/研究圈,可以將數位典藏整個看為:數位典藏技術、典藏文獻整理的分工我可以不必強迫自己拘泥於學習技術的層面,而可以更專注對自己所唸的學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