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宗旨

自解嚴之後,學界本土關懷興起,探索臺灣文學的視野蔚為風潮,而各式研究的成果也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出爐。其中,屬通論性質者有劉登翰《臺灣文學史》、黃重添《臺灣新文學概觀》等;屬斷代性質者有許俊雅《臺灣日據時期小說研究》等;類型分論有古繼堂《臺灣小說發展史》、《臺灣新詩發展史》等;以文學的時代類型區分 —— 諸如現代文學與古典文學之別 —— 有翁聖峰《清代臺灣竹枝詞之研究》、吳盈靜《清代臺灣紅學初探》等;以文學社團劃分,有《現代文學》雜誌、「南北社」、「笠」詩社、「藍星」詩社等等的相關研究;以思潮之興替析分,則有現代主義與鄉土文學乃至八○年代的多元化研究;以族群類別界分,有原住民文學、客家文學、閩客文學等研究;以作者型態類分,則有民間文學之採集、整理乃至調查與研究,如台中縣、彰化縣各鄉鎮閩南語、客語故事集與民謠集之出版等等;而個別作家作品分論者最多,如林幸謙《生命情結的反思:白先勇小說主題思想之研究》、黃絢親《李昂小說中女性意識之研究》、謝肇禎《群慾亂舞:舞鶴小說中的性政治》、鄭穎《鬱的容顏:李渝小說研究》…等等。至於研討會、演講、座談等活動之主辦,更是不知凡幾、不勝枚舉。凡上述種種研究成果,看似花團錦簇、琳瑯滿目,然其背後所呈露的底蘊,究其實際,並非文獻傳承的賡續與深化,更非「溫習」這些產自這片土地的故事和記錄,毋寧說,以探索「新世界」的考察心情及文學觀照來看待本土文學,方纔符合真相,如是認知,意味著解嚴後所開闢的研究視野,實係第一次「重新正視」臺灣文學的重要和價值性。

即以「重新正視」的觀點立論,作家李昂,是上述研究視野下的文壇異數:她的作品多樣,卻富含一定程度的性別意識與身分認同;她的出道甚早,近四十年一脈的叛逆筆觸,使其作品風格顯著、獨樹一幟;她的小說飽受爭議,特別是情慾刻劃及政治影射,再再撞擊社會觀聽的道德底線;她的書寫立場勇於觸碰敏感話題,九○年代以降,創作文本尤其浸染相當色彩的國族禁忌與歷史傷痕。惟除了關懷失衡文化的女性地位及父權意識的浮虐不公之外,她對身處「現代化」社會之下的浮世男女,他們的生存意義暨生命價值亦多有著墨和省思,此正如王德威所觀察的:李昂的小說不以文采取勝,而以發掘問題見長(〈性,醜聞,與美學政治 —— 李昂論〉) 。如是等等,均可將李昂視為臺灣小說家中現、當代情慾流動、性別政治乃至於國族認同書寫的箇中翹楚,

而事實上,日人藤井省三也抱持這樣的看法,任教於日本東京大學的藤井氏是日本現代臺灣文學研究的權威之一,藤井氏深諳中文,曾出版《臺灣文學這一百年》一書,該書以社會文化史的分析角度,從殖民臺灣的文學原點之「國語」認同,到近年來急遽傾向獨立建國的文學政治意識等等課題作出檢討,其中,李昂的作品即被藤井氏視為足堪代表臺灣文學的一個重要面向,以此可見李昂作品的學術價值。尤須一提的是,李昂《殺夫》一作,不僅奠定其在臺灣文學界的地位,並成為臺灣小說中最多外文譯本的作品,且相關譯作(如德文譯本《殺夫》)亦引起不同角度的話題討論,激盪出不同層次的省思火花,這也讓李昂的創作文本躋身世界文壇之列。然則,如此重要的當代作家,學界理當投注更多的關切視野才對,平心而論,研究李昂作品的相關篇章甚夥 ,惟「量碩」與「質精」之間,仍未取得一定程度的呼應關係,本研討會的議論主題之所以選定李昂,很大程度上,正是基於進一步探索李氏文學成就的豐富性和歧異性,藉由學界多元併陳、眾聲喧嘩的不同剖析與觀察,來更為深入地挖掘李昂創作文本的多重義涵,以裨益當前「李昂研究」的碩果。

李昂的創作有著突出的特質,觸面廣,深度夠。「女性記憶」通貫了李昂所有的作品核心,在性別意識之下,可以涵括的記憶如情慾、認同、身體空間以及潛意識等等子題,將作為衍申視野;此外,在全球化的氛圍下,有中國崛起的議題,國族想像與政治禁忌等議題,《七世姻緣.台灣/中國情人》亦包孕其中,再加上以上所述種種問題,事實上都帶入無法避免的跨文化書寫。因而本研討會以「性別、記憶與跨文化書寫」做為議論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