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的宗旨與重要性

 

一、會議緣起與目的

自解嚴之後,本土研究興起,台灣文學研究蔚為潮流,各種研究成果紛紛出爐。其中,作家作品分論者最多,如林幸謙《生命情結的反思:白先勇小說主題思想之研究》;屬通論者有葉石濤的《台灣文學史綱》、陳芳明的「台灣新文學史」(單篇刊於《聯合文學》)等;屬斷代者有許俊雅《台灣日據時期小說研究》;類型分論則有古繼堂《台灣小說發展史》、《台灣新詩發展史》;以文學的時代類型分,則有現代文學與古典文學,如翁聖峰《清代台灣竹枝詞之研究》;以文學社團分,則有《現代文學》雜誌、「南北社」、「笠」詩社、「藍星」詩社等等的相關研究;以思潮之興替分,則有現代主義與鄉土文學乃至八○年代的多元化研究;以族群分,則有原住民文學、客家文學、閩客文學研究;以作者型態分,則有民間文學之採集、整理乃至調查與研究,如台中縣、彰化縣各鄉鎮閩南語、客語故事集與民謠集之出版。至於研討會、演講、座談之主辦,尤不勝枚舉。在看似團花錦簇之下,實則不是「溫習」這些產自這片土地的故事,往往都是第一次重新正視台灣文學的重要和價值性。

 

二、作家陳克華足以獨立作為研討會主題之說明

陳克華,1961年於台灣花蓮出生,台北醫學院醫學系畢業,美國哈佛醫學院博士後研究員,現任台北榮民總醫院眼科部主治醫師、國立陽明大學眼科副教授及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中心委員。
從花蓮到台北負笈,陳克華是台北的過客,以19歲之齡,初試犢聲,寫下〈台北的天空〉,在王芷蕾高亢抑揚的聲浪中為正在向都市化邁進的台北編織住民的感受,留下臺灣流行歌史上最輝煌的一頁歷史。這首歌的意義還不止於此,它還是陳克華在台北釘根,從過客到住民的徵候,告知我們繆思對詩人的眷愛。20歲出版個人詩集《騎鯨少年》,「騎鯨」既是故鄉花蓮之濱的海洋意象,是他年少理想情懷、未經挫擊之壯志的投射,更是海島臺灣自開明以降纏結錯綜的神話意象,似乎喻示了這位早慧的詩人此後將引領一段無可比擬的創作生涯。他以他的才華橫掃島上各種詩/歌獎項,中國時報敘事詩文學獎、中國時報新詩獎、聯合報文學獎詩獎、聯副新人月、全國學生文學獎、金鼎獎最佳歌詞獎、中國時報青年百傑獎《文藝類》、第一屆陽光詩獎、中國新詩協會《年度傑出詩人獎》、文薈獎。以上,林林總總,幾乎可以說凡有徵獎處即有得獎者陳克華。
19、20歲一手寫歌詞,一手寫詩詞,以詩/歌成名,一舉擦拭去雅/俗的層級,詩/歌便一直是陳克華最重要的創作文類。他寫的歌幾皆由知名歌手傳唱,如:薛岳、蘇芮、蔡琴、齊豫、鄭怡、葉歡與黃韻玲等等,歌詞有一定的市場接受度,為製作人所樂於採納。他自己甚至也有一付引吭高歌的嗓音。
但陳克華才情所止,卻不只是詩/歌而已,更有著散文、小說、劇本、繪畫與攝影。除了一般的平面出版,他也出版CD唱片、開過畫展與攝影展。他的視野穿透文類的界限,他的語言跨越不同的媒材,而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陳克華的身體橫渡上帝所設的性別邊界,而各種不同媒材之間的互為影響,男男女女的性別互文共生,更形成了他的作品特色。
陳克華的同志身份,雖是文壇與醫院內部同仁的共同理解,對外界而言,卻仍是一個未經說出的秘密。一般人只知道陳克華只是名眼科醫師。2004年,陳克華接到恐嚇電話,意圖以公佈他的同志身份取財,雖說事後遭到逮捕,卻引來媒體噬血的報導,竟以醫師詩人的性取向搏版面。對於自己的同志身份被攤在陽光下,陳克華無所介意,他心寒的是,社會對「同志」所抱持的敵意,媒體用以作為譁眾取寵的工具,由是對個人身體所產生的剝奪。因而,他鄭重其事地說:「媒體剝奪了我自由出櫃的權利。今日我在這裡鄭重地,清晰地,美好地,奪回了我的出櫃權。」從這裡,陳克華展現了對同志尊嚴的捍衛。
出版19本相關書籍,其內容題旨以「出世」的態度,將反抗作為書寫策略,以其中呈現情/色此種題材來對社會進行反動,顛覆道德的框架。在感官與現實的互滲與互換中,以現實意象磨合成詩語言的核心。陳克華自己戲稱是由當初的「清純玉女」轉為「肉彈脫星」再「削髮為尼」,從早期《騎鯨少年》年少壯志,到《欠砍頭詩》顛覆以往情色詩的寫法,揭露性與政治的奧秘,勇於突破詩的傳統框架,對這道德的社會與秩序質疑。近幾年,《善男子》與〈肛交之必要〉反映了陳克華不避諱自己的同志身份,公開同志的情慾,呈現出出櫃前到出櫃後的心路歷程。
從花蓮到台北,也曾在美國波士頓哈佛大學做三年的博士後,再加上陳克華自己是一位旅行者,這些空間的移換,在在反映於詩歌中。
個人生命的轉折,空間的移換,固然是陳克華作品備受矚目之處。惟正職是台北榮總病人所熟悉的眼科醫師,視病如親,一手拿手術刀,一手拿筆的他,當工作之餘便文學創作。
可預期的是,陳克華國際學術研討會的舉辦,實具備召喚各方智慧、交流不同觀點的「求同存異」之正面意義。也因為,陳克華多樣性的創作能量,使得學術界對於陳克華也有著不同的觀看角度,產生出不同程度的理解,這正是學術多元併存、包容異見的可貴之處。。
多才多藝的他在各領域都有優異的成績,不僅僅只有文學領域有所專長,他也曾如此全才型的作家,更值得我們認識。陳克華的多重身份,創作的多層次性與多異/義性,以其帶來豐富的題材值得研究者探討。若想要深入了解陳克華,可上其個人網站:「桂冠與蛇杖」,裡面有豐富的個人簡介與歷年作品展現 。

 

、從既有研究看到可開拓的空間

陳克華出道甚早,且著作頗豐,無論在詩、散文、小說、劇本、繪畫、歌詞、唱片、攝影等領域皆有所長。以陳克華為主題的學位論文研究,內容多著重在陳克華的情色詩與其他詩人的比較上。就以研究陳克華的學位論文來看,側重於「詩」的層面,其他陳克華有所發展的部份則不較受研究者重視。陳克華廣為人知的創作路線是情色詩與同志詩,也因為如此,研究者在探究陳克華時,是以情色詩與同志詩為切入點,再旁及陳克華其他創作的文類。因此,仍未見陳克華作品的全面觀照,有待研究者關注陳克華其他部份的文類發展。
最後整體歸納來論,陳克華的詩作仍為研究大宗,在其詩作中還是以情色詩為研究重點。如前言所說,陳克華是一位多產多樣化的作家,詩作雖是陳克華的創作核心,但卻不是陳克華的全部,其他文類的優秀表現絲毫不遜於詩作。是故,期待未來陳克華的相關研究能多關注到陳克華的散文、小說、劇本、繪畫、攝影、歌詞等領域。